06年大拉菲:空中俯拍大兴机场!

文章来源:文曲星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6日 18:16  阅读:3299  【字号:  】

在上课之前,冬冬老师让我们先玩着谁是卧底的游戏。我们的玩得兴高采烈,可偏在这时,上课的闹钟声从老师的手机里传了出来,同学们都整齐地坐在草坪上。

06年大拉菲

记不清是星期几了,只记得那是个中午。我放学回家的路上的那条公路,不知为什么围了很多人,好奇心驱使着我挤了过去。人群中间,躺着一位老奶奶。看样子好像已经昏死过去了,右手手心和头发上残留着鲜血,旁边的地上也有。路边停着一辆出租电动车,电动车的车轮底下压着一辆自行车。好像是电动车撞上了自行车,把自行车压在了车轮下面,骑自行车的老奶奶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,头磕到了地上,然后昏了过去。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吓了一跳,听到旁边有人说,已经交了救护车,并且报了警。我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,不过,为什么救护车还不来呢?真是急死人了。我在原地逗留了一会儿,想起我还要回家,便回去了。下午上学的时候,我看到公路上的血迹被垫上了卫生纸,有几个警察正在询问情况。不知老奶奶怎么样了。我想:公路上的车川流不息,而从社区到学校必须要经过这条马路,年龄大的人还好,但是小孩就要有家长带领着过马路,不然是很容易出事故的。我希望学校或者社区可以做一些措施来避免这些事故的发生。

到了晚上,姑姑让我一个人睡,窝在被子里,想着白天的电视,我想转移心中所想,可硬是换砖换不了,晚上十二点,进入被窝;一点,厕所。两点,找我亲姐,告诉情况;五点三十分,又说一次;四点厕所;五点入睡;八点起床;才睡了3个小时,只能说害怕这两个字,一晚三小时,白天,一小时打几十个哈欠欠睡!

一位老爷爷,穿着环卫工的服装,脸上带着皱纹,黑黑的胡茬子挂在下巴上,带着破布帽子。他一瘸一拐的在积水中扶起一个男孩。男孩脸白白的,一双大眼睛可爱极了,脖子上带着一条滴着泥水的红领巾。爷爷一直把他送到岸边,老人的眼睛很深邃,又透出几分笑意。爷爷把那个瓷娃娃似的孩子送到我旁边,自己跛着脚走了。孩子怯怯的对老头的背影说了声谢谢。这时,我清楚的看到了孩子的一身衣服——全是国际大牌。

朋友对我很关心,才会让我至今仍把那口罩视为与众不同的礼物。口罩虽轻、虽小,但这里边却满满地装进了朋友对我的关爱,满满地装进了我和朋友浓浓的、甜甜的友情。

随着叮铃铃……清脆的放学铃声终于响起了。啊,总算放学了,同学们有的长吁了一口气,有的迅速整理着沉重的书包,快步走出了教室,站好路队,等着老师。踏上回家的路上。

在第一次试举中,他失败,在第二次试举中,他失败,在第三次试举中,他也失败。当在最后试举中,他黯然失色向观众深深鞠躬时,全场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这掌声充满了多少大家对他的欣赏敬佩,包含了多少大家对坚强者的呐喊鼓劲,凝聚了多少大家对理想境界的最高崇敬!




(责任编辑:藤光临)